到东北养猪去! 畜牧行业正在上演“南猪北移”大戏

来源: 界面新闻
近年来,在中央政策引导下,南方省区不断优化水网地区生猪养殖布局,生猪养殖产能向环境容量大的地区和玉米主产区转移。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畜牧业龙头企业在东北地区新建、扩建养殖基地,生猪养殖呈现出南猪北移的发展趋势——

近段时间以来,雏鹰农牧、温氏、大北农等多家上市农牧企业公布了养猪场新建或扩建计划。通过梳理可以发现,大部分新建和扩建工厂都在东北地区。据农业部统计,2016年以来,南方水网地区生猪调减超1600万头。国内大型畜牧业龙头企业相继布局东北。据初步统计,东北地区在建生猪养殖项目投资已经超过615亿元,2018年底前可新增出栏1540万头。

2017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稳定生猪生产,优化南方水网地区生猪养殖区域布局,引导产能向环境容量大的地区和玉米主产区转移。在环保政策倒逼以及比较优势驱动下,生猪养殖正加快挺进东北地区。

南方养猪面临环保压力

日前,多个地方政府公告了其限养禁养区内生猪养殖场关闭拆除情况。2017年全年,福建南平市共拆除关闭生猪养殖场7180家。与此同时,加快推进可养区内生猪养殖场的标准化改造;浙江衢州市衢江区在拆除禁养区内养猪场的同时,对养殖业提出了新要求。首先是流转的土地,形成小区规模养殖,以便于统一治污;其次是引导养殖业向多元化方向发展,当地96%的退养户实现了转产转业。

从畜牧业发展环境来看,环保压力对规模养殖的约束趋紧。原来农民既种地又养猪,农牧结合、种养循环,环保压力较小。现在专业化分工,种地的不养猪、养猪的不种地,粪污无法还田,污染问题随之而来。尤其是养殖粪污无害化处理标准趋严,养猪面临的环境压力越来越大,这在南方水网地区尤其明显。据了解,有10个省份已经划定生猪禁养区,多地要求全面关闭拆除禁养区内生猪养殖场户和可养区内不能达标排放的生猪养殖场户。

南方水网生猪调减开始于2016年初。当年,农业部印发了《全国生猪生产发展规划(2016—2020)》,结合各地产业发展现状,在评估环境承载能力的基础上,对全国养猪区域作出了明确划分。江苏、浙江、福建、安徽、江西、湖南等南方10个省份被划为约束发展区,东北四省区被划为潜力增长区。《规划》提出,约束发展区环境压力大,要控制总量,优化布局,提高粪便综合利用水平;潜力增长区资源优势明显,要成为承接产业转移的主要区域。

江西播恩集团是一家以饲料为主营业务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董事长邹新华认为,环保升级倒逼畜牧业转型升级,是挑战也是机遇。2016年公司销量增速为65%,2017年增速达76%。“我们的目标客户是母猪存栏250头至2500头的养猪场。虽然环保压力增大,但全国范围内规模养猪场群体却在扩大,所以饲料销量随之增长。”

东北养猪业优势明显

不久前,四川省福元肉类食品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考察了东北生猪市场。他告诉记者,从畜产品开发上看,东北地区土壤、空气和水源等生态状况都比较好,畜禽养殖防疫的天然屏障优势得天独厚,化肥和农药的使用量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为何养猪企业青睐东北?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认为,东北四省区产业发展有基础。从生产看,东北地区是新兴生猪产区。“十二五”期间猪肉产量年均递增3.9%,明显高于全国1.6%的增速。从市场看,东北地区是国家重要的畜产品输出地。四省区每年生猪净调出量超过580万头,生猪价格涨落已经成为全国生猪价格变化的风向标。从成本看,东北地区在人工成本、土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明显。

全国畜牧总站体系建设与推广处副处长杨军香说,饲料占生猪养殖总成本的70%,且玉米又占饲料的70%。所以企业在东北布局,饲料就地收集加工,不仅能更好保证饲料质量,也能节省不少运输费用,使用当地猪饲料单价比其他地区每斤便宜近0.1元。据测算,一个年出栏10万头商品猪的养殖场建在东北,一年饲料成本比在南方减少480万元。近年来,国家在东北推进玉米收储制度改革,政府对从事玉米饲料加工的企业给予补贴。

从环境承载能力来看,东北地区优势也很明显。目前,东北四省区生猪年出栏量仅为7100万头左右,不及四川一个省的出栏量。沿海地区、水网地带禁养限养,倒逼畜牧生产北移,东北广袤的土地有足够的接纳能力。按每亩地每年消纳5头商品猪的粪便测算,内蒙古、辽宁、吉林和黑龙江的耕地承载率分别仅为9.5%、8.5%、6.2%和7.4%,四省区还有2.67亿头猪当量的承载能力,实施种养循环、农牧结合有很大空间。

东北地区自身加快发展畜牧业的要求也很迫切。东北是粮食主产区,按照每头猪每年消耗180公斤玉米计算,东北地区生猪出栏量翻一番,需要消耗玉米约1400万吨,占目前东北玉米年产量的14%。玉米种植带和畜牧养殖带紧密结合,是世界农业发展的一个普遍经验。业内认为,东北粮食主产区不仅能搞好“大粮仓”,还要建设“大肉库”。

全国生猪供给稳定

国家生猪产业技术体系产业经济研究室主任王珺说,当前我国生猪产业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受内外部环境变化影响,新旧矛盾交织叠加。一是环境压力加大。生猪养殖粪便污染、种养脱节等问题日益突出。二是资源约束趋紧。土地资源短缺成为生猪规模养殖发展的重大制约,蛋白饲料原料对外依存度高。三是国际竞争加剧。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生猪养殖的劳动生产率、饲料转化率、母猪生产力水平较低,生产成本较高,猪肉进口的压力加大。

记者在很多地方采访发现,由于养殖业没有税收,富民不富县,又占用了当地的土地指标,加之畜禽养殖粪污处理难,一些不属于限养区的地方对发展畜牧业生产和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的认识不足,重“堵”轻“疏”,不合理设定养殖限量,简单关停养殖场,对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不鼓励、不支持,许多沼气工程闲置,不仅不利于畜禽养殖粪污问题的解决,也对当地畜产品稳定供应造成了一定影响。

当前,南猪北移趋势明显,大企业纷纷在东北四省区建场。业内测算,如果产能完全释放,将新增出栏1亿多头。“为推进绿色发展,养殖布局正在积极调整。对生猪养殖来说,既要保供给又要保环境,也就是既要吃上猪肉,又要不闻臭味,找到这样一个平衡点。”农业部畜牧业司司长马有祥说。这是生猪产业发展应该正视的问题,如果环保方面不达标,规模养殖寸步难行。近年来,大型养猪集团、饲料企业都发布了未来养猪计划,若这些目标能最终实现,将弥补禁养拆迁、散户退出带来的市场空缺。

国家统计局1月1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猪肉产量5340万吨,增长0.8%。如今,我国猪肉产量占全球产量的一半;猪肉人均占有量40公斤,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马有祥认为,从2010年开始,我国猪肉产量一直在5000万吨以上。这几年尽管有猪周期,但也说明了我们的生产能力是足够的。下一步,国内生猪产业应着力提质增效,增强竞争力。此外,统筹发展保供给和绿色发展保生态是今后的一个大课题。
免责申明
  1. 1、聚贸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2、聚贸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标)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
  3. 3、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 4、如有侵权请直接与作者联系或书面发函至本公司转达、处理。
  • 订阅号

  • 热线

    客服热线:

    400-860-0550

  • 顶部